//   
  • 『多希望我是盏烛光,在你需要时候发亮』

     

    国庆回来的第一个礼拜为了考试而忙忙碌碌,心神不宁;第二个礼拜不知为了什么又忙了一周,大概是瞎忙;现在,第三个礼拜开始了,我发现似乎需要面对的问题很多。就比如,有人问我,什么时候说啊;有人提醒我,注意多联系啊;有人督促我,要多学习啊。而我现在,最不希望错过帝都这美好而又短暂的秋天!让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吧。

     

  • 2010-10-18

    福州老房子 - [浮之舟]

    『清冷的可园,据说当年林徽因曾住过这里』

     

    『梦园,这个角度已经不是第二次拍了』

     

    『门上的字迹早已剥落,门前的三角梅依然盛开』

     

    康山里到附中的这条巷子走过无数次,这是第一次走进可园。过去的可园住家很多,经常看到进出的自行车。有一次想偷偷进去摘点桑叶,但是害怕被人念叨,最终还是没有进去。这次进去开始的时候也还是小心翼翼,做好随时被人盘问的准备。结果就遇到了一个人,问我是不是拍老房子。我说是,他就跟我说其中有一栋大概是上个世纪20年代修的,另一栋时间稍微晚一些,不过房子都没有维护,所以很破了已经。不过他并不知道林徽因曾住过这里。她的家人估计也早已搬到别处了吧。之前的住户似乎也都搬走了,现在住的基本是打工的人,看到里边停着路边摊的小推车。昔日热闹的可园,如今落得如此冷清。

    不过可园至少还在,以园、梦园、爱庐、陈庐……康山里的这些老房子都还在。有很多老房子早就不在,只存在记忆里了。就比如Ting的外婆家,门前的绣球花、凤仙花,还有不远处的那口井。

  • 2010-10-12

    来时路 - [浮之舟]

     

     

    每次回家,每次一个人乱逛,我总会不自觉地回到附中后门。这里离家很近,十几分钟就能走到。也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熟悉,走了六年的上坡下坡,看了六年的蓝花楹花开花落,留下了六年的美好回忆。庆幸的是,虽然离开附中已经八年,这里的变化与其他地方的变化相比只能算是微小,仍可以在这里看到过去的影子。物是人非总比物非人也非要强一些吧。老同学之间的聊天也总离不开附中,各种八卦的当事人必然是自己同学嘛,哈哈。

    离校八年,也就是来京八年。突然八年便过去。我大概有点后知后觉。前几个月高山就跟我说起他要做周耀辉那本《突然十年便过去》。那个时候对周耀辉不熟,也不了解他写过哪些歌词。直到前几天,看到郑秀文在演唱会上撕心裂肺地演唱钟舒漫的《给自己的信》的时候,被深深地打动。作词人正是周耀辉,“突然十年便过去”也正是出自这首歌。“让我闯出新世界,交出真个性,假使想爱,必会找到亲爱伴侣。突然十年便过去,方知岁月冷漠似水。”十五岁的时候,总会对未来和世界充满憧憬。长大以后,才发现原来成人世界的背后真的总有残缺。

    等到2012年,离开附中、离开家的第十年,我想我会写一篇名为《突然十年便过去》的文章来纪念。现在,则非常期待《突然十年便过去》简体版的出版,顺利的话就在年底。到时候我一定会买来。